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5  

2AM「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各自的自在」-2

 

Resource: (翻譯僅供參考使用,請多參閱原文謝謝J )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sec=people11&a_id=2012041917495365529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a_id=2012041917525780600

Translated by:Ari 


[同專訪第一篇] (請點擊)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5    

(譯註:슬옹在台灣已官方正名為Seul Ong 但基於常年習慣與篇幅因素,仍譯作瑟雍) 

 

(10) 這次專輯發行前,據說你們度過了三年都沒有的休假,好玩嗎?

 

趙權:放假前覺得應該趁這個時間想想自己的未來,或是自己試著寫些文章甚麼的,結果最後什麼想法也沒得到。不過放假真的很好,去了趟旅行後,出道後這段期間的疲勞好像也全都被消除了,能有這個時間還滿重要的。

 

瑟雍:我也覺得這次專輯發行前的時間非常重要,似乎是個可以把相當多的想法整理起來的時期,我想過要用唱歌在這張專輯中表現一直以來都想表達的感情喔,那種感情無法表現在臉上只能暗自擔心,甚至是為了別人而會稍微忍著,裝作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這些都是我想表達的情感。事實上隨著年紀漸長,越無法在別人面前耍賴大哭、也很難說自己很難過不是嗎?一歲一歲的長大思考也變多了,就連應該要忍的事與應該拋棄的事物也會跟著多了起來對吧?現在對於那些心情好像大體都表現得出來了。

 

 

(10) 有很多最終拋掉放棄的東西嗎?

 

瑟雍:我身上的缺點應該要拋掉才是。被人認可不就表示連我表現出來的所有東西都可能被肯定嗎?因為無論是唱歌或上電視節目中,每一句話都要有我自己原本的樣子才會被觀眾們接受,所以說常常覺得應該要持續成長才行。

 

 

「想一步一步朝著自己想做的工作走去」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3  

 

 

(10) 在成長這點上,昶旻發表了自己的創作曲《我愛你,我愛你》這首歌,其他成員唱這首歌時覺得怎麼樣呢?

 

瑟雍:就是昶旻哥會作的歌。歌就長得像昶旻哥本人一樣() 無論是隨興的添加詞或是節奏都是以昶旻哥的感覺完成的。

 

昶旻:《我愛你,我愛你》是只寫給2AM的歌,寫之前就已經先在腦海中劃分好成員各自要唱的部分了,邊想著這裡該由誰唱、這個部分哪個人飆高音之後由誰來和聲……大概就是用這樣的方式。不知道我們的人可能會覺得要去檢查對照成員的風格或音域,不過因為我們並沒有這個過程,通常就只是跟彼此說:「你進去唱這裡、那裡、這麼唱就可以了……」只要照這樣的模式就能完成了,由此似乎可以發現成員們都有著能夠很快表現情感的最大優點。

 

 

(10) 身為Vocalist (歌手)的昶旻這次可以讓人感覺到在音量調節上有好好下工夫,音調需要拔高而起的部分也沒有非常大聲的放出來,好像反而把自己的聲音調節到幾乎給人一種類似花腔轉調的感覺。

 

昶旻:因為《你同我一樣嗎》這首歌的感情是節制的,並不是直接傾瀉情感的歌,所以我好像能也讓大家聽到更多平常練習的唱歌技術,而且我原本還練習了即使很疲憊也要裝作並不是那麼辛苦的唱法()因為這個是表現淡淡悲傷的歌,感覺練習了會有幫助。

 

 

(10) 以歌手身分出發,現在也可以嘗試作曲,有感覺到甚麼嗎?

 

昶旻:想一步一步朝著自己的工作走去,類似這樣的想法出現了不少,在作曲這方面我是個遲到的學生 (),其他人在十多歲近二十歲的時候就真正到學校裡學的和聲學或鋼琴演奏等技術,我都是現在才開始一面學的,其他人看起來會覺得我鋼琴也彈得不好,才剛是碰Midi(墊子媒材的界面)之類東西的立場,所以很希望他們往後可以持續看下去,如果未來可以一邊學習,很長一段時間都能用音樂來獲取別人的喜愛那就太好了。

 

 

(10) 偶像團體到了某個時間點就必須像從事solo活動一樣,必須找尋自己的路,到那時候對於自己的人生要思考的事好像會越來越多……

 

趙權:我只要想到要自己出solo專輯頭就很痛,這段期間受到大眾很多喜愛,那些不都無法無視嗎?一直以來都很開朗明亮的人無論是突然要變得帥氣、還是變得太過爽朗誇張都很奇怪,一直以來作為2AM成員都已經是唱傷感的抒情歌了,硬是要個人出道還唱抒情Ballad似乎是不行的,那麼該做甚麼好呢?() 所以說打算自然一點表現,也沒必要硬是扭轉過去呈現給大家的形象,強迫自己裝酷並沒什麼作用,總之好像應該抓出一個適切的重點才好。

 

(10) 那麼約莫十年後大概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趙權:十年後形象大概會變得有點好笑吧(),我在想也許會變得更加有派頭,一邊唱歌,一邊也大概會拍戲吧,就像嚴正花前輩那樣,拍情境劇真的非常好玩喔!(情境劇上)我可以做得很好的部分好像有過很多,大概可以拍得很有趣,也產生了對演戲的一些欲望了。

 

 

「十年後,比起做些什麼事,內心裡有些餘裕會更好。」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4  

 

 

(10) 珍雲你曾在某個節目中說自己想成為傳說對吧?()

 

珍雲:我是想到死都要做音樂啦,所以十年後應該還是繼續做音樂吧() 如果將來有人聽我的音樂時能夠對別人說這音樂必聽的話就再好不過了,不是有那種音樂家嗎?聽音樂的人會說這音樂必須要知道還推薦給別人,我很希望自己的名字可以和那些音樂家齊名。

 

昶旻:這個傳說又不是說披頭四,你不說想變成威爾史密斯嗎?()

(註:威爾史密斯是電影《我是傳說》主演)

 

珍雲:那個也不錯啦 ()

 

瑟庸:珍雲會變成傳說的,如果不是合法的大概就是走非法路線~() 因為自己想做的音樂風格非常明顯所以當之無愧喔,他大概是因為想讓小時候的戀人知道所以才把想做的事都表現出來吧!

 

趙權:實在沒辦法想像有帶著那種感情的戀人存在,聽了珍雲的《你朝我走來》覺得情緒相當的寂寞……我覺得只傳達了這首根本就充分可以成功喔()

瑟庸:珍雲現在長得可高的呢() 看上去不錯啊~

昶旻:那不是你養的嗎?()

珍雲:你怪誰啊?(昶旻)哥你和我三年同房耶……()

昶旻:18歲開始的四年時間就是這麼養你長大的……()

 

(譯者註:其實珍雲曾經在《強心臟》裡面說自己想成為鋼鐵人之類的英雄傳說 XD)

 

 

(10) 昶旻十年後大概會是甚麼模樣呢?

 

昶旻:原本是想變成像金建模前輩那樣,其實現在在音樂上也是夢想成為像前輩一樣的人,不過最近想像尹鍾信前輩一樣生活,尹鐘信前輩做著音樂的同時,在大眾眼裡也有相當輕鬆快意的形象對吧?他並不是一個接一個進行宣傳活動以成為話題焦點,也不是用強烈的攻勢出現在大眾面前,反而像個就在身旁的兄長,能很放鬆又熟稔的進行綜藝節目,另一方面又是個很具家庭性的人。

 

 

(10) 那好像是最難的路……()

 

昶旻:當然是最難的,不一定要參加綜藝節目,我很希望將來光靠音樂就能確立自己的地位,最後組織一個平凡的家庭以音樂家的身分而生活。比起會很頭痛的生活,還是想變成能悠閒地隨自己意念,想寫曲就寫,也有自己家庭的人。

 

瑟庸:我應該會繼續做音樂吧,也想演戲喔……但比起打算做什麼,只是希望心裡能有些餘裕那就好了,只要內心自在,那麼無論成功或搞砸了都不會覺得疲憊不堪,這不是說好好休息過後所產生的餘裕,而是整理好自己的心情,能清楚表示自己主觀意見的那種自在。

 

 

(10) 現在好像已經有那種餘裕了?

 

瑟雍:到目前為止好像還都是偏向安全的() 我們因為要在大眾面前活動,所以不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率面對所有事對吧?在這點之下必須學會節制,反過來說也會獲得別人無法掌握的自由,我心裡覺得在那些部分上可以抓住些空間,某種程度上我自己好像也做得不錯,就好像即使我碰上了不對的狀況,也不太會受到傷害一樣,那好像就是屬於我的餘裕。

 

昶旻:只要能掌握瑟雍所說的餘裕,好像就能放下背負著的各種事物,我實在無法不去擔心這張專輯做得好不好,然後又擔憂因為自己這麼不安是否會造成團隊的困擾,在如此擔憂之下就更沒有餘裕的空間了,反而當我對自己做的事情有信心、心裡有些餘裕時就能抓住中心,也好像能夠放膽覺得結果會變好了。我也希望自己能擁有這樣的心境。

 

 

(10) 這種時間到來了嗎?

 

昶旻:現在好像正好變成那樣() 到目前為止我們不是一直在向上前進嗎?「無論怎麼看現在2AM的形象都留下來了嗎?又或是其實正在做會讓人們失望的音樂呢?」現在覺得應該拋下由這些質疑產生的念頭,這樣似乎反而能抓住閒適的心情,因為現在我們需要的不是別人的反應,而是各自內心的餘裕……我是這麼想的,就像現在這樣。只要像現在這樣就充分可以獲得很多人的關愛了()

 

 

 

全文詳細資料來源(翻譯僅供參考,不具商業用途,轉載另作他用則責任自負)

10asia(http://10.asiae.co.kr)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sec=people11&a_id=2012041917495365529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a_id=2012041917525780600

 

 

    文章標籤

    2AM 10asia

    全站熱搜

    阿里A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