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5  

20120420 10asia專訪

2AM「一開始我們的目標是想成為像G.O.D一樣的團體」-1

 

Resource:(翻譯僅供參考,請多至原網址查看謝謝:) )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sec=people11&a_id=2012041917495365529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a_id=2012041917525780600

Translated by:Ari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5  

 

2AM在為數眾多的男子團體中獨獨脫穎而出,他們不僅是2PM的兄弟團,也是唯一以Ballad為主要發展路線的偶像男團,雖然唱Ballad抒情歌曲的偶像團這個名聲就是他們獨有的差異性,但與此同時,和先以華麗視覺形象示人的其他男子偶像相比,他們也因能展現出來的外貌形象不多而有壓力。在BigBang、SHINee、CNBLUE等人氣男子團體們大舉返回舞台活動時更是如此,不過,2AM這次新專輯《F.Scott Fitzgerald's Way Of Love》裏頭的主打歌《你同我一樣嗎?》搶下了各大音源榜的一位,以此為始其後也以顯著成績作收,在一群偶像男子的波濤中成為勝者之一,得以再度留在舞台上。

 

當年以出道曲《這首歌》開始穩穩累積起人氣,就算沒有成為市場的支配者,但對於從不輕易向某個瞬間或某個團體屈服的強者2AM,我們仍想問問看關於他們的歌與偶像人生。

 

(譯註:슬옹在台灣已官方正名為Seul Ong 但基於常年習慣與篇幅因素,仍譯作瑟雍)

 

(10) 在男團紛紛回歸的情況中拿到好成績了呢……在這次宣傳活動中有什麼感覺呢?


昶旻:事實上這是我們做了計畫後發行的專輯,希望每個人聽到都會覺得這是完成度很高的專輯,也想像人們聽了應該會很喜歡,雖然各人取向都不同,但只要這是張放入真心的作品人們應該就會理解的。因為之前公演的時候曾對歌迷們說過:「要唱豪華的Ballad給大家聽~」現在好像是要遵守這個約定似的,從更多寫作多元的作曲家那頭收到曲目,好像也是想讓大家發現我們「做了這麼多準備才回歸」般,確實的表現出來。所以就算我們已經落到這分田地專輯案的單價還是高到不行()

 

「突然知道隨著年紀變大,聲音感覺也會變得不同的這件事」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0  

 

(10) 將專輯取名為《F.Scott Fitzgerald's Way Of Love》也是基於想要走「華麗路線」的念頭嗎?還滿好奇F.Scott Fitzgerald's的戀愛方式是甚麼的……()

 

這是我們製作人方時赫(방시혁)PD的想法,沒有把視線放在歌曲的歌詞上,而是想到一個男生因為理解對方,從而也會擔心的心理,這部份似乎和Fitzgerald有相似之處。

 

趙雍:大概是因為專輯整體有點像小說,是以故事為中心,所以這次專輯想集中一點來唱,之前都是邊想悲傷故事邊做專輯,但這次有了邊想其他的事來唱也能把感情傳達出來的想法,加上歌詞也像小說,所以就一邊在腦海裏面構築畫面一邊唱了。

 

珍云:我也差不多是這樣,一直描繪著《你同我一樣嗎?》的特別狀況,最後就陷入了那個情境中。

 

瑟庸:我想節制一下聲音而費了好多功夫,我一直很想擁有一種聲線,是那種即使不用掏心肺大家也能聽懂我所想的聲音,為了達到這點還要更努力,我們雖然還年輕,但一年一年感覺也會變得不同,隨著年紀增長聲線不都會變嗎?想起來現在好像正是能了解那種變化的時候,所以就愉快的享受這種滋味唱了。

 

 

(10) 珍云和瑟雍在這次2AM的主打歌中唱了開頭部分,為了消化這部分有特別,有沒有特別花了心思的地方?

 

珍云:雖然距離上張專輯也過了兩年的時間了,但因為覺得我們現在還年輕,所以也曾經懷疑過自己是否能表現出合乎我們音樂的感情,我很努力在節制自己可以做到的聲音,但同時也要能讓人們聽了依然能感受悲傷氣氛。

 

瑟雍:因為歌詞裡面有著離別故事,總覺得可以勾出許多過往回憶。那種感覺就像是分手之後的隔日早晨,一起床誰都不在了,只能一個人坐在無聲無息的房間床上。我好像表現了很多這樣的感情。

 

 

(10) ……但你們兩位唱主打歌的前半,而趙權與昶旻唱副歌部分的感覺怎麼樣呢?珍云你上次還開玩笑說這次的專輯一定會唱副歌呢()

 

珍云:那個真的是開玩笑啦…()我們唱歌的順序雖然好像是決定好的,但《我錯了》的副歌也是讓成員中適合的人來唱。

 

昶旻:照歌的旋律分配來看沒有比現在成員唱的更好的成員了,要我唱《你同我一樣嗎?》的前段也是不可能唱得跟珍云或瑟雍一樣好的,方時赫PD聽了那部分也說:「這就是瑟雍的!」如果我唱其他部分也都能做得很好的話早就自己出道了嘛……()

 

 

(10) 不過兩人扮演的角色也有很戲劇化的時候,兩位上次在MBC《黃金漁場》的《Radio Star》中唱了副歌的片段,結果除了「Wo~」就沒別的了,因為這樣還被戲弄了一番……

 

瑟雍:因為那是在搞笑啦 () 《你同我一樣嗎?》這首歌裡面能唱重低音的就只有珍云,而我比較適合唱高音部分的和聲,所以無伴奏部分才會是這樣唱。

 

昶旻:單單只是看可能會很奇怪為什麼只唱了「Wo~」的部分,但如果是只有我和趙權出演的綜藝節目,無伴奏就會乾脆算了,儘管如此如果遇到說了沒辦法也硬讓我們唱的情況,那麼拒絕到最後我們還是會唱,不過換做只有我們兩個同樣也會被笑,因為那是綜藝節目可以理解,在舞台上2AM會再展現另一個不同面貌。

 

瑟雍:Radio Star》收到的反應非常好呢……因為我把原本的「魁儡(Marionette)唱成血腥瑪麗(Marie-Antoinette)(),不過那時候除了九拉哥(金九拉)以外的人都說不知道魁儡到底是甚麼()

 

昶旻:那也是有可能的嘛~我一時搞錯的時候也會把Civilization(文明) 聽成信口開河(시부리다shi bu ri ta)的名詞型()

 

 

(10) 趙權在綜藝節目與舞台的差異特別大不是嗎?現在這部分不會對趙權你造成負擔嗎?

 

趙權:以前因為會收到一些批評而有壓力,但最近「瘋權」名聲已經變得太理所當然了(),另外「瘋權」其實就是我本來的面貌,對很多人來說那樣會顯得很好親近而自然會接近我,正因為這樣雖然隨著時間過去我也會變的……好像不可能一生都只帶著「瘋權」走,但同樣也可以一生都只展現「瘋權」的形象()。常聽到人家問說「瘋權之後的『瘋』候補是誰?」但我都不太放上心上哦……就算有比我強的人都無所謂,因為我總會隨著自己的變化自然展現出別的樣子的。

 

昶旻:權自己也這麼想,一直以來我們想的也都差不多,我們會在綜藝節目當中展現好玩的樣子,同時也想在舞台上展現帥氣的模樣,但我覺得隨著時間流過人們看2AM的視線也會變,從綜藝節目認識了我們的人後來如果集中看2AMBallad演唱,也許就會開始覺得我們在綜藝節目的樣子也很違和,不過那應該也是我們的特色。

 

 

「和我們聲音相合的就是最好的歌」

2AM│“처음 우리의 목표는 god 같은 그룹이 되자” -1 1  

(10) 2AM是「唱抒情歌曲的偶像」這種印象還滿強烈的,不過也漸漸開始聽到有人覺得你們比起說是偶像,更像是專門唱Ballad的團體……

 

趙權:出道的時候我們認為自己是被當成偶像認可的,因為那時很多人質疑Ballad歌手怎麼能是偶像,如此一回頭看,我們的確是過著偶像人生走過來的,不過現在我們與歌迷都希望我們可以以音樂家的身分來展現成長之姿,這次專輯我們也覺得是個多少可以表現期待的時候。

 

昶旻:和成員都討論過,如果將來有人提到唱抒情歌曲的實力派偶像可以說他們「好像2AM一樣」那就好了。一邊是唱Ballad的偶像,另一邊各自都在綜藝或演戲活動中做自己能做的表演,其實我們出道時是以成為G.O.D這樣的團體為目標哦……想成為既容易親近,音樂上又能受大眾喜愛的團體,我們也是,如果大眾想到各種歌都會想到2AM,能成為這樣的團體就太好了,比起成為暢銷團體,能成為長賣型團體會更好。

(10)從各方面來看,上張專輯到此次發行的期間似乎成為了一個轉捩點了,專輯剛開始製作時方時赫PD也還沒有參與作曲。

 

昶旻:方時赫PD對我們的歌給了很多寶貴的意見,先前透過像是方時赫PD一樣的製作人所作的歌曲也創造出2AM獨有的風格不是嗎?但這次專輯是想過比起以一名製作人的領導,更希望能以2AM成員各自的風格來製作,所以才用了更多元的作曲家,如此好像就能展現各自的風格了。

 

 

(10) 特別是這次和Urban Zakapa (어반자카파)的權順燦合作了一首《回憶全消去》,特別嘗試了R&B風格,趙權邊唱歌還為大家展現了全新的聲線呢

 

趙權:事實上也不是甚麼全新的唱法,原本就會練習各種的發聲方式,是因為這次有機會把先前沒機會展現的東西表現出來,能唱像《記憶全消去》這樣的歌真的很高興,很好玩~

 

 

(10) 能夠和不同作曲家一同合作,對於音樂或演唱部分的想法有甚麼不同的地方嗎?最近因為選秀節目的關係,對於演唱大家都一次只說一句意見 ()

 

瑟庸:雖然以個人立場而言大家的想法都會不同,但以團體表現時,四人能成為一體的時候就會唱出最好的歌,這次和朴善珠或尹鍾信前輩一起製作的時候聽了很多像是「你們原來不是白白湊了四個人哪!」這樣的話,因為各自負責的部分都有明確的顏色,錄音的時候他們會說:「到底要怎麼指導才能確實把個人風格呈現出來呢?」如果是好歌應該很自然從曲本身開始就很喜歡,但我覺得對於團體來說好歌指的就是與我們聲音最合的的歌,而那也會是最好的歌。

 

趙權:還是練習生的時候根本沒有想過究竟甚麼歌才叫做好歌,要想到這一層腦子好像都會爆掉() 雖然現在我們唱歌時會變得有名,但更重要的是某種歌可以為聽眾帶來希望和幸福對吧?我覺得如果有很多人能因為聽歌覺得幸福或收到希望,那麼那首歌就會是好歌,我如果可以在歌曲裡加上能給予人感動的聲音那麼就很充分了。

 

(10) 唱著可以帶給人感動的歌,但過去這段時間給了人甚麼樣的影響呢?趙權在《你同我一樣嗎?》雖然沒用相當強的語氣來唱,卻還是把感情源源不絕的流漏出來,在人們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

 

趙權:我的部分並不那麼激烈的爆開,但也並非像在唱A段一樣完全沉靜平穩,所以適用相當壓抑情感的方式消化了這首歌,我平常就很能忍喔~舉個例來說:我在練習生時期就很能忍,就算生氣了或煩了,甚至傷心的時候也很努力不要顯露出來,很能忍的,唱歌的時候好像用了很多那樣的心情,因為是用歌來表現我平常忍下來的、或是獨自壓抑承受的事,在歌裡面也移入了這些情感。

 


 

全文詳細資料來源(翻譯僅供參考,不具商業用途,轉載另作他用則責任自負)

10asia(http://10.asiae.co.kr)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sec=people11&a_id=2012041917495365529

http://10.asiae.co.kr/Articles/new_view.htm?a_id=2012041917525780600

撰文. 강명석   攝影. 채기원  編輯. 장경진


 

[第二段](請直接點擊此行)



,

阿里Ar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